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品展示

遥远的爱情

2019-03-28 18:59:43

周日,妻子在整理书柜的时候,忽然从一本粉色塑料皮的旧日记中找到一页旧纸片。仔细看了半天后自言自语地说:这肯定不是我的笔迹,本子也不像是我的……是谁写的呢?边说边满脸暧昧地看着我笑。我莫名其妙的接过来一看就楞住了:这是一张带有我过去单位名头的旧信纸,上面有几行女性娟秀的钢笔字:

我喜欢默默被你注视默默注视你

我渴望深深被你爱着深深爱着你

落款是1987年9月。我问她从哪里找来的,妻指了指地上的一堆旧日记本笑眯眯地问:是旧情人吧?我苦笑着说:别逗了,我还真不知道是谁写的……

其实,我真的不知道这段文字的主人是谁。从时间上推算那一年的九月是我辞职离开单位的日子。记得当时有好多人来看望我。一位素有交情的领导劝我三思而后行,一是党籍快下来了,二是上面正在调整班子暗示我不要自毁前程云云。更多的是整天打交道的一班各基层单位的团干部,他们仨一群、岩本亚由美种子俩一伙地来看望我,并加以挽留。但是见我去意已决,大家惋惜不已,有人送笔、有人送日记本留作纪念。这些人里大概有五六个和我年龄相仿女孩子。想必是她们当中的一位,抛开女孩子的衿持向我倾诉爱慕。可惜时间太久,如今我已叫不出她们的名字,想不起她们青春的容颜,只隐约记得分别时的感伤。

时代的潮流汹涌澎湃,那是一个容易失去方向感的年代,我们像迷途的羔羊,失意、彷徨。

伴随着历史的隆隆回响,大陆摇滚乐应运而生,在老崔歇嘶底里的吼声里,我咂了自己的铁饭碗,走上了自我奋斗的道路。但是,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将那些收到的本子带在身边。或许是我喜欢写字,或许是我特别珍惜这段青春岁月。所以几经颠沛流离也不忍丢弃。我有一个习惯,就是喜欢用色彩庄重素雅的东西,比如:爱用较深颜色封面的笔记本。因而把一些女孩子送的色彩鲜艳的日记本,压在了箱底。

现在想来,也许这一习惯会葬送了一场美好的爱亚洲图情。

所以称之为“美好”,是因为想起钱钟书先生说过:“事情没有做成的人老有这样的信念,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,不但想象它酸,也很可能分外地甜。”当然,这只是毫无根据的想象。但是如果当时能静下心来认真地察看大家的礼物,会看到这些用青春的血液书写的滚烫话语,会记得那粉色日记本是谁送的,无论情形如何都会给人家一个交代。想到这一层,心中便充满了愧疚感。我的粗心大意很可能无意间伤害芳野遥种子了一个女孩子的芳心,在她向我表明心迹的时候,我的冷漠让她在青春岁月里留下了挫折的痕迹。

事隔二十余年,早年的风物人情已在记忆里化做尘烟,冲动的欲望随年衰减。少了份年少轻狂,多了份忧世伤生;守着眼前的幸福,消磨着流水般的日子桥本爱番号。然而当旧时的光影穿越时空再次投射在你平静的心海的时候,斑斓的记忆、久违的情思就会复苏。虽红尘弹指、虽刹那芳华,皆于冥冥中雕刻在你青春的墓碑上,要你用余生去慢慢祭奠。这是注定无法逃脱的。

行文至此,已是深夜。我望着窗外幽暗的夜空猜想:她一定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,她勇敢的向她爱着的人主动表白爱情;她一定也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,在她遭受冷遇的时候黯然地转过身独自承受。想象到她在1987年秋天,失望地站在送别我的人群里的情景,我愈加不安。

!我无缘相识的女孩儿,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;

珍重!在我生命里来过又离去的女孩儿,愿上苍将一切美好都赐福于你!

但我更愿意这一切从未发生过……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